-273℃

➨目前不接稿唷(`・ω・´)
➨堅持道路,堅守本心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00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哨兵向导)

全职高手延伸同人
CP:韩叶
类别:现代架空、刑侦向、设定灵感来自1996年影集《The Sentinel 》
►重新私设了一些东西,所以跟大部分同人哨向设定会有点出入~
►大坑,请三思而后跳!


啊.....啊.....总之.........就是.....那篇哨向的,脑袋太多东西了只好先用写的(`・ω・´)
后面其实还没想好,跳坑请注意唷!大坑唷!三思而后跳哦!没问题的话开始吧><





00


"吃午餐啦!!!"张佳乐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林敬言把手边的公文整理了一下往桌旁一搁,有点忍不住地偷笑,张佳乐就午餐时间会比张新杰还准时。

"前辈们也要去吃饭了吗?"门外似乎是路过的宋奇英显然是听到张佳乐的天籁,探头进来道。

"啊!小宋!"张佳乐很高兴地挥了挥手"一起吃吧!"

林敬言拍拍办公室里另外一位员警,表示自己和张佳乐先去午餐了,员警点了点头,对于这种午餐时间的留守习以为常,只是预防万一而留个人在办公室,毕竟警察总要为了应付突发状况随时待命的。和其他员警鱼贯着走出门外,另一边张佳乐已经嘘寒问暖起他们队的新人来了。

"小宋最近跟着出任务怎么样啊?有没有什么心得?"

"谢谢前辈关心,"宋奇英说道,"上周末和韩文清前辈以及林敬言前辈的任务里学到了很多!"

提到尊敬的前辈们,宋奇英显得很有精神,接着道"尤其是韩文清前辈,竟然能观察到那么细微的瓦斯漏气,林敬言前辈的反应也非常迅速,如果不是两位前辈,或许我们会让歹徒成功伤害到所有同仁。"

"夸你呢!老林!"张佳乐笑着回头道。

林敬言就走在他们边上,自然是听到了宋奇英的发言,笑了笑道,"最主要还是老韩的功劳,我只是听命行事而已。"

按资历来说,林敬言也算数一数二的老将,但是他仍然自诩为霸图分队的新人,对大家都客客气气,二来个性温和,不居功这种事让他来表现也让人觉得挺正常。尤其是张佳乐这种老友,分明就是把林敬言的发言全当自谦词了,还笑嘻嘻地肘顶了下他,"客气啥咧!"

林敬言无奈地笑着耸肩,旁边的宋奇英已经认真好学地发问起来了,"因为我没有进去屋里,想请问前辈们,到底是如何及时发现瓦斯和炸弹的呢?"

林敬言思考了一下,说道,"炸弹是我发现的,但那其实是一个可以阻止引爆的老旧设定,原本我是打算让老韩和我一起先阻止炸弹的计时,但是老韩发现这是个幌子,那个炸弹故意设置成我们都能拆除的简单装置,真正的意图是引诱我们前去拆除,炸弹本身的构造肯定有轻易产生火花的部件。"

"竟然是一个引诱的装置!"宋奇英吃惊道,"在瓦斯漏气的状态,任何火花都会造成严重的爆炸!而且完全不可能躲掉!"

"这就是歹徒的计策了。"林敬言点头道,"如果我们真的去拆除炸弹,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原来如此,这就是紧急疏散在外头的我们最主要的原因。"宋奇英说,"韩文清前辈真的太厉害了。"

林敬言点头道,"没错、我们原以为秘鲁事件的伤势会对他有所影响,但是......"

"但我看挺正常的。"张佳乐说,秘鲁事件后,他也有跟韩文清出过一次任务的经验。

"一个多月前的秘鲁事件,前辈们知道细节吗?"

张佳乐摇了摇头,这个事件本身波及到的范围很广,而且极其惨烈,出任务的相关人员非死即重伤,已经可以到全军覆没来形容了,甚至在警员间都有特定称呼来指那次的任务,按理说这种大型任务他们都会接到公文的,但是任务本身是中央直接指派不说,相关内容竟然半点风声都没有走漏,事件后各方新闻也都被压了下来。

"其实老韩也并不知道上面真正的意图,他可以说是临时空降过去的。"林敬言说。

"空降员还有一位..."张佳乐慢吞吞地说。

"叶修。"林敬言说。


"没错。"张佳乐抓了抓头发,啧道,"但是老叶那家伙回来就请了个假搞失踪了...。"虽然平时跟叶修总是打打闹闹,但是老朋友相熟之间怎么可能没半点情分,刑警任务有时是生死交关间徘徊,这么大的伤亡事件,任谁都会关心。

"至少苏沐橙那边回报平安了。"林敬言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他们和叶修都是老相识,张佳乐的心情他也能体会。

"苏沐橙可以在脸上贴一个我是叶修代言人的纸条算了..."张佳乐咕哝着,不过至少知道那家伙好好地活着养伤就好,"下次见到他得凹个几顿大餐来赔罪我们这些真挚的友谊关心不可。"

"得了吧你,"林敬言忍不住喷笑道,"就那家伙你指望捞半分油水。"

"韩文清前辈!"

宋奇英一个招呼把他们两个的思绪都拉了回来,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食堂了,韩文清对宋奇英点了点头,手上端着铁餐盘,显然在打饭。


"啊!老韩!"张佳乐也打了个招呼,接着看到韩文清餐盘上的食物,"啊!牛肉盖饭!"

面对张佳乐招呼食物远比招呼自己热烈,韩文清依然没说什么,还是点了点头,继续顺着食堂的动向走过去。

张新杰却是在这个时间穿着白袍踏进了食堂,指针所指不多不少,正好十二点。相熟的大家招呼了声也都各自打饭去,毕竟来食堂还是肚子最重要。

韩文清把餐盘放到桌上的时候,腰边的手机很不适时地响了起来,他也只好先到一旁接起电话,走回座位的时候已经看到张佳乐、林敬言、宋奇英把他座位旁的位置全占满了。

"老韩,公事啊?"对面张佳乐一边嚼着牛肉盖饭一边问道。

"嗯,之前的一个任务后续相关问题。"韩文清拉开椅子答道。

"最近任务后的相关文件真的很多,但也没听说制度有改..."林敬言显然也被这种时不时的电话困扰过。

"就是!!"张佳乐显然不顾满嘴的食物也要表达他内心激烈的赞同感,"我上回竟然接到多少电话你们知道吗...有一通还是、"


碰!

一阵巨大的椅子倒地声打断了张佳乐的话,而且他也不得不被打断,因为韩文清的餐盘正好撞在他的餐盘上,上面的食物有大半都溅落到他的餐盘,显然是肇事者的韩文清几乎是同时站起身来,捂着嘴,表情狰狞。

"前辈?!"

"老韩?"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食堂的人都回过头来伸长了脖子,想知道巨大声响的来源。韩文清脸色铁青,随手朝大众挥了挥手示意没事,看到椅子在地板上的人们也理解刚才的声音从何而来,看了一下没事便回头处理自己的午餐。其他人可以理解成不小心弄倒椅子,但韩文清面前这三人可不,因为他们就是看着韩文清好端端地坐下,好端端地拿起餐具,好端端地张口吃饭。

"老韩,怎么了?"张佳乐低声问道,看着韩文清刚才挥手的举动,抓不准是不想让人知道还是真的没事。

韩文清把椅子扶正,却没有坐下,脸色有点难看问道"你...也是吃这个?"

张佳乐被问得丈二金刚摸不着脑,困惑道"盖饭?对啊,我看你吃这个才去舀的啊!有什么问题吗?"

"食堂里这种盖饭的酱都是同一锅吧?"韩文清没有理会张佳乐的问题,反而向林敬言确认道。

"是同一锅吧,一般来说这种酱汁都是同一锅舀起来的。"林敬言显然也被韩文清弄得有点糊涂,但还是回答了问题。

韩文清却突然沉默了起来,餐桌上几个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先回去了。"韩文清忽道,"午餐你们处理一下。"

"欸等等老韩!为什么...."张佳乐连忙喊道,但韩文清完全没回头看一眼,急匆匆地就从食堂消失了。

食堂一向都是十分喧闹的地方,韩文清忽然离开也没有造成多大的关注,座位区角落的张新杰却看到了,罕见地打断吃饭的规律,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手表的日期,神情若有所思。


"呃....你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佳乐看着他的加大午餐份量,愣愣地说。

"感觉好像是吃到牛肉盖饭才忽然不对劲的。"宋奇英说。

林敬言舀了一口韩文清餐盘上的残余盖饭吃,有点莫名地说"但是盖饭本身并没有问题啊?"

"会不会是之前在秘鲁的伤势没好?复发了?"宋奇英有点担心地说,毕竟一个月前韩文清的伤势并不轻。

"但是他恢复得很快,之前在任务的时候也没见到大动作造成什么伤害。"张佳乐说。

"就是这个...."林敬言顿了顿"他的身体状况一向很好,恢复率也比平常人高,但是你们不觉得...他有点...."迟疑了一下,林敬言还是说道,"有点好过头了?"

"好过头?"张佳乐不解。

"只是一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林敬言说。

"你该不会是说他像超级赛亚人那样濒死过一次就突然功力大增吧?"张佳乐说。

"不是........."林敬言觉得头有点痛,说不出的感觉就算了,张佳乐的脑洞简直雪上加霜。

"是指任务时状态很好吗?"宋奇英试着理解。

"差不多吧....."林敬言说道"比方说上次任务,在我们之前快一步判断瓦斯漏气的潜在危机,以及判断出炸弹的陷阱之类...."

"但是这个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他可是韩文清。"张佳乐说道。

"对,你说的没错。"林敬言叹了口气,那毕竟也只是一种感觉,没什么证据,"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希望前辈只是一时身体不舒服而已。"宋奇英说。

"嗯,真有问题去找张新杰吧,"张佳乐耸了耸肩,努力消化着眼前的食物。

"我敢打赌他每个人的病历都记的一清二楚。"吞了一口饭,他补充着。


TBC

後面的章節:01

评论 ( 19 )
热度 ( 277 )

© -2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