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目前不接稿唷(`・ω・´)
➨堅持道路,堅守本心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01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哨兵向导)

全职高手延伸同人
CP:韩叶
类别:现代架空、刑侦向、设定灵感来自1996年影集《The Sentinel 》
►重新私设了一些东西,所以跟大部分同人哨向设定会有点出入~
►大坑,请三思而后跳!
►前面的章節:00 、後面的章節:02

(`・ω・´)这些是存稿。相信我,我写文超级慢....不过存稿还有一些。可以慢慢修TVT



01


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

看的、听的、闻的、吃的、碰的......


起初韩文清只是隐约地感觉到不对劲,他觉得可能只是有点累而造成的现象,但是随着时间流逝,这些奇异的感觉并没有好转,相反地,有一种愈来愈失控的感觉,虽然不影响任务、但是整个世界似乎都在走形,病症?可是没听说过有哪种病症是五感失控....,出于对之后的任务的安全考量,韩文清最后还是去了一趟医务室,让张新杰帮他诊断。

而张新杰并没有使用医务室那些检断正常与否的简陋工具,直接让他到医院进行精密诊断,然后就是手上这份令人瞠目结舌的报告书。

所有的数据都不在正常值上,而是呈现无法诊断,"正相关"的无法诊断,换言之,就是目前的仪器检定,追不上韩文清的感官。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韩文清脱口道,这份报告上面的曲线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状态。

张新杰没有回答,拿着笔沙沙地写着,抬头问道"这样的情形多久了?"

"不是很清楚...."韩文清眉头皱得死紧,"一开始并不明显,所以没有注意过。"

"过去有这种经验吗?"

"没有。"

张新杰点点头,"所以这是你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

"对。"

"你有印象最早是什么时候有这种症状?"

韩文清愣了一下,他还记得上周和林敬言出任务的事,那时的不对劲感已经非常强烈了,他分明闻到瓦斯的异味,可是事后向林敬言确认时,对方却是完全没有闻到。

"至少在上周前就有了。"他说道"但是因为有一阵子了,所以可以往前推至少上上礼拜都有。"

"可以确定是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

"可以确定。"韩文清答道,他以前根本没这种该死的鬼问题。


张新杰长长地呼的一口气,韩文清见他搁笔了,问道,"这是什么病症?"

"不知道。"张新杰缓缓地说,揉了揉眉间"你没有病史,书上也没有这种症状的资料,原因不明。"

他叹了一口气,从档案夹里拿出一份A4纸递给韩文清。

"你的fMRI检验报告。"张新杰解释道,"之前有请你检验的那个仪器,透过血液的葡萄糖与氧气比率诊断你的大脑运作状况。"他指着纸上的照片与图表,"这里,数据也是在正常人的峰值之上。而你除了感官及大脑葡萄糖量的异常之外,所有的检查全部正常。"

韩文清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张新杰接着道,"大脑在使用某个感官时,相对应的区域葡萄糖使用量也会增高,这意味着,你的感官失控是内源性的,并不是你的五官受到物理伤害而造成这种现象。"

韩文清皱着眉头消化了一下,张新杰有时候专业术语会不自觉的穿插在对话之中,他试着理解道"你的意思是这种病症可能是大脑方面的问题?"

张新杰把图表收了起来,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更基本的东西,如同辐射造成基因异常,但你的状况却不像是有那种致命性的伤害,相反的,你除了对于感官的敏锐度提升之外,一切良好,而且你在使用这些感官时,大脑的运作也非常完美,浑然天成,仿佛是一开始基因就拥有的。"

张新杰的数据报告与这番话,虽然解释了最近任务时那些不寻常的事,但韩文清更想知道这些该死的“不寻常”到底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没有办法知道原因吗?"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张新杰闭着眼睛道,“但是,我想有个人你必须见他一面。”

“谁?”

“叶修。”

“叶修?”韩文清愣了愣,这个名字出现在这里显然让他备感意外,回想到自己可没少打探过那家伙的消息,但这货根本像人间蒸发一般,韩文清口气有点不善道,“ 谁知道那家伙在哪里。”他啧了一声,又想起苏沐橙那种答录机式的回答, “不是听说请了长假完全找不到人…等等,新杰你该不会…?!”

“ 我和他一直有联络。”张新杰证实了韩文清瞬间闪过脑海里的猜测。

“ 我不知道这件事。”韩文清有点无法形容胃里的感觉,找了半天的人结果跟霸图队里的医生勾结?

“ 是的,我答应叶修对所有人保密。”

“ 现在又告诉我?”

“没错,我推测这件事韩队也是当事人之一。”张新杰没有理会前方的一团低气压,自顾自地解释道,“ 只是你的反应比叶修迟了一些。”

“ 你是说他也有这种感官失控现象?”

“ 不,你们表现出来的反应并不一样,”张新杰站起身推了下眼镜,“而且他的状况比你糟太多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得不请长假的原因。”

“我们是什么的当事人?”韩文清直切重点。

“你的感官失控验证了我们的推论,”张新杰脱掉医生白袍把它往墙上挂好,并伸手摘下挂勾上的车钥匙,“你,还有叶修,是唯二在秘鲁事件存活下来的人。”



韩文清望着车窗外的路树疯狂倒退着,看张新杰行驶的方向,他们的目的地很显然会是一个郊区。

“ 告诉我,所有的一切。”韩文清打破沉默道,“关于叶修、和秘鲁的任何一切。”

“ 秘鲁的事,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张新杰答道,"其实目前有参与任务的生存者就是你们两个,任务内容本身韩队和叶修应该比我们都清楚多了?"

韩文清沉着脸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事实上,我所接到的指派工作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目的。"他顿了顿"而且我的任务内容跟一开始的并不一样,很明显是有临时状况更动了。"

"至于那个意外,我也解释不上来,当时大范围的建筑物全部倒塌,原因也不清楚,光是保命就来不及了。"

张新杰点头道"你的状况似乎和叶修如出一辙,不过他和你不一样,一个月前,就是秘鲁事件刚结束时,"他打了个方向灯,车子右拐进入更人烟罕至的路上。

“那时候简直像一场灾难,”张新杰沉默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他几乎让整个医院的人都受到冲击,还好那是小医院,并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延误治疗。”

“我抵达之前的部份是沐橙转述的。”他补充。

“叶修的伤势比你严重许多,等直升机就太晚了,不得不就近找了边境的医院进行治疗,好在伤势不久后就稳定下来,只是叶修一直昏迷不醒,院方的功能性磁共振照影显示,他处于植物人状态里的最小意识状态,原因不明,但他的脑部并没有任何损伤。

两周后,他恢复意识,同样原因不明,醒来后却极其不稳定,即使注射了镇定剂也没有用,不得已他们先行麻醉让他昏过去。由于叶修的状态院方也不知如何解决,于是我被紧急通知前往处理。 ”

韩文清点了点头,单位里最杰出的医生除张新杰没有第二人选,再加上有叶修的体检病历资料,找他去再正常不过。

“我们抵达医院时事情正好发生,我无法描述那种感觉,一瞬间好像不能控制自己,极其晕眩,前后不到五秒的时间,身边的护理人员也有类似的反应,愈往叶修的病房,感到不适的人员愈多,进入病房中,所有的人都是昏厥的状态,除了叶修,虽然也差不多了,他的情况比之前描述的还要糟糕,可以感受的到痛苦几乎来自精神上的折磨,叶修的外伤不足以让他呈现这种状态。”

韩文清静静地听着,只是座椅旁的拳头几不可见的攥了个紧。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叶修拥有怎样的意志力,同时,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要让这个人失控的痛苦,有多可怕。

“他让我把他和沐橙带离医院,按照他所说的,愈远愈好,最好是人烟罕至的地方,说完他就失去意识了。” 张新杰续道。

“ 我让部下留着处理医院昏迷的人员,并对外释放消息是机械故障造成的电磁波干扰,趁着叶修和沐橙昏迷的时间,将他们一并带离了医院。 ”


"你是说....那个昏厥现象是叶修造成的吗?"韩文清问。

张新杰叹了口气道"我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但是有许多证据确实指向他,而且他本人也没有任何可以开脱的证明。"

"他到底发生什么事?"

"详细部分你必须问本人比较准确,"张新杰说道"他的说法是....可以感觉得到人们的情绪。"

"情绪?"韩文清有点不能想像,比起他的五感失控,叶修这个症状已经到了超现实的地步了吧?

"是的。"张新杰说道,"我和沐橙有测试过他,而他确实准确无误地说出了我们的情绪,比方说紧张、焦虑或放松等等。"

"即使没有看到人、也没有看到表情....."张新杰沉声补充道。

韩文清思考着张新杰的一席话,仍然觉得有点过分超现实。

"队长。"张新杰忽然道。

韩文清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等着下文,张新杰却似乎专心作为模范司机,直视前方道路。

良久,张新杰的声音才再度响起"队长,叶修他这个症状......,对一般人来说,其实很可怕。"

"不管是他自己,还是对别人而言。"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看着窗外道,"我知道。"

"即使如此叶修他....."

"他不过就是多出了点小毛病。"韩文清打断张新杰的话。

张新杰几不可闻的笑了,作为认识韩文清的时间,他并没有叶修长,可是霸图队长的脾性他却也是数一数二了解的人。即使叶修得到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害怕的怪病,张新杰也能笃定,身边这位队长绝对不会怕他。

不会恐惧、不会害怕、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

其实张新杰完全理解韩文清这种"小毛病说法",或许他心中也有一部份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身为医生这个实在不能算小毛病,但是如果无法治疗、如果他从此就带着这个奇特的症状,有人问起,张新杰的答案恐怕也会和韩文清一样。


不为别的,只因为,那是叶修啊。


TBC

後面的章節:02

评论 ( 26 )
热度 ( 274 )

© -2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