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目前不接稿唷(`・ω・´)
➨堅持道路,堅守本心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02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哨兵向导)

全职高手延伸同人
CP:韩叶
类别:现代架空、刑侦向、设定灵感来自1996年影集《The Sentinel 》 
►重新私设了一些东西,所以跟大部分同人哨向设定会有点出入~
►大坑,请三思而后跳!
►前面的章節:00 、01、後面的章節:03


(゚∀。) 好吧我尽力了....(爬


02


“新杰带着老韩来了。”

“什么?”闻言苏沐橙愣了一下,叶修还是维持着伸手戳笼子里松鼠的姿势,没头没脑就冒出这一句。虽然知道叶修有感知他人情绪的能力,但这判断还是连她都莫名了起来,“你怎么知道…?”

叶修感觉出她的困惑,但仍没有解释,因为他觉得手边这个笼子的状态很不好,尤其是里面还有一只松鼠蹦来蹦去,"先等等、沐橙,你觉不觉得这个笼子快坏了?"

笼子里的红松鼠是他在这个深山里所能找到的唯一哺乳类,此刻松鼠的吱吱声响彻小木屋里的房间,苏沐橙帮他找来这个不知道哪个年代的笼子现在正发出和松鼠一样恐怖的嘎吱声,这次的实验是测试是否能感知动物的情绪,但同为哺乳类........好吧,其实也不需要到感知情绪,现在谁都知道这只松鼠正在大爆走。

"笼子我有再找棉线固定过。"嘎吱声简直要淹没这个房间,苏沐橙也得先收起疑惑,跑到叶修旁边跟着查看。

"我的大小姐,棉线耶!你好歹用童军绳吧..."

"太临时了。"苏沐橙说。

"没错......但是我也没料到今天会抓到这只。"叶修无奈地说,刑警的任务有时候千奇百怪,但绝对没有包含抓松鼠这一项,天知道这只松鼠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捕捉到,最好是别跑了,不然今天的劳动只能权当减肥用。

"只有旧胶带。"苏沐橙翻箱倒柜也只挖出这么一个应急品。

叶修看着那个细细的胶带,深深觉得松鼠奔向自由大道恐怕是迟早的事,他叹了口气道"凑合着用吧,多缠几圈。"

两人奋力忙活,好在松鼠貌似累了,竟然也配合着安静下来,让他们都是松一口气。

"所以你说...韩队来了?怎么知道的?"苏沐橙重新提出她刚才的疑问。

"哦!这个啊!"叶修站起身拍拍膝盖道,"这个时间会来的应该只有新杰,今天却多了一个人。"

"能这么直接的就带到这里来,一则肯定是我们都信的过,再来,这人也许是可以解决我的症状的人,可惜他的困惑强烈到我都能清楚感觉,可能性排除,只能是又多了一个倒楣鬼。从秘鲁回来之后活下来的人,除了我也就那么一个,看来他应该也是发生什么事了....。"

叶修踱到窗边往下看,"所以…bingo!”他在微微起雾的玻璃上划了个圆形,恰好圈住了楼下走来的两个人影,“欢迎光临,倒楣鬼。 ”



韩文清自从叶修请长假失踪后,想过各种方式找他出来,也想过各种见面的状况,但是绝对没有一种是在一只松鼠的尾巴后面看到老对头一副尴尬的模样。

抵达深山这座小木屋时,韩文清在外头就隐约听到一些奇怪的碰撞声,但是不明所以,就任张新杰一路领他上楼,等到房间门外,发现里面的人好像在抓什么东西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张新杰已经把门打了开来。

"别开门!"

"小心!!!"

门内迅雷不及掩耳地冲出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正好扒住了他的脸。韩文清事后想过如果不喊那句别开门,张新杰也不会转头看他,那团松鼠也不会只扫过张新杰的侧脸而往他直接冲过来。

笼子最后还是没能阻止松鼠奔向自由的天空,虽然有一个韩文清挡住了它的道路,但是区区一个人类,它只是用大尾巴惩戒地拍拍对方的脸,就风驰电掣的潇洒溜了。

叶修抓着笼子,苏沐橙半蹲着双手还覆在地上,张新杰侧身站在门旁,韩文清脸上有个被松鼠抓了一把的印子。

这副画面饶是叶修也不知道该说啥好,其实他也不知道要先为失去松鼠而心痛,还是先对眼前的老相识的伤口表示歉意之类的....,叶修深吸一口气,咳了几声道"呃,欢迎光临。"

"今天有测试过吗?"张新杰打破这份尴尬,接着入座。

"来不及。"叶修叹道,这一个月来的实验与测试张新杰都有参与,他自然知道刚才飞奔出去的松鼠是作什么用的,"实验对象如你所见,跑了。"

"我们正在测试叶修能不能对动物感知情绪。"张新杰补充,在场三人都知道叶修的状况,这话自然是对韩文清说的。

"所以...."叶修看了看韩文清,"老韩应该不是跟我一样的症状才来的吧?"毕竟他那个时候可是半昏迷的状态被拖过来的,眼前这家伙好端端地还能被松鼠抓一口。

"不是。"韩文清说,顿了顿转头道"还是新杰来说吧?"说真的他还是没搞懂张新杰说那个基因什么的。

张新杰点头道,"你们两个的症状不一样,我原先猜测队长会跟叶修有一样的反应,这一个月来有留心过,但是队长的表现似乎都十分正常,直到他来找我检查身体状况。"

"叶修状况特殊,而且是从秘鲁回来之后才有这种状况,另一个生还者,也就是队长,自然也是我们需要注意的。"张新杰说。

"所以你一开始才会让我到研究医院里直接做检查。"韩文清说。

"是的,那里的仪器是最先进的。"张新杰说,"我估计也是这一个月内,队长的五感变得异常敏锐,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的反应值都在正常人的峰值之上。"

"五感敏锐?"叶修奇怪道,"怎么个敏锐法?"

"可以闻到极低剂量的瓦斯、夜视能力忽然增加、对食物的味道变得异常敏锐,普通的盐巴都觉得非常咸...."韩文清感觉自己身体的改变,也作了十足的确认,只是询问一些奇怪的问题让身边的同仁都有点莫名其妙。

"好奇怪的症状!"叶修惊呼道。

"你的症状就很正常吗?"被一个比自己更超现实的症状的人这样评论,韩文清怒道。

"我让队长做了一些检测,但除了五感异常之外,其他都十分良好。"张新杰没有理会这两位正在争论谁比较奇怪的问题,继续解释说明"这是他的fMRI检验报告书,还有其他的、叶修你可以看一下。"

"我推测这也许是基因的异常造成的问题,但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并非绝对。"张新杰说。

"那么如果我们都是同样的因素造成现在的结果,我的症状也有可能是基因性的改变了。"叶修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数据,喃喃地说。

"只能说有这种可能性。"张新杰说,"因为队长的状况有点类似「超型态突变」,所以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

"那是使基因的表现增强的一种突变,"叶修对其他两人解释了一下,"照你这么说我是获得功能性的突变,但是..."

"证据太少,数据也太少。"张新杰接话道。

"你从秘鲁回来后就一直待在这里?"韩文清问。

"嗯。"叶修看了他一眼,"新杰和沐橙一直在这座深山里帮我测试,我们尝试过许多方法想让这种症状消除,只是目前为止都是失败的,也找不出原因。"

"而且现在可能会再多一个无法消除症状的病例。"张新杰说,这种见都没见过的鬼症状,加上韩文清就是两个了,"如果你可以回城检查的话也许可以加大找出原因的机会,并且检测看看五感是否正常。"

“我确定我的五感正常的很。”叶修揉揉太阳穴,“对于情绪的感知我也想回城好好检查,但问题在于,一但到人多的地方,我会接受到太多资讯…医院的事情可不能再重蹈覆辙。”

“那些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韩文情皱眉道。

“新杰没说?”

“我对韩队说过我抵达的前后经过。”张新杰答道,“但对于你的感觉,我想还是让你本人描述比较好。”

叶修点头,“我只知道我所感受到的是人们的情绪,尤其是医院,你们都清楚人类会产生强烈的情绪的地点,一个是战场,另一个就是医院。”

“那是一种不可抗力,我无法阻止他们的情绪流入我的意识,狂喜、悲痛、伤心、慌乱…,同时绞在一起并不断放大。” 他挥了挥手,“我无法具体描述,就像自己每一秒都是不同的人或什么…总之我想把这些赶出我的脑袋。 ”

“或许是我的意识在那一刻凌驾于这些情绪之上,等我注意到的时候身边的人都昏过去了,接下来新杰出现…之后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那有点像是一种反馈。”张新杰道,“不明原因你可以接收到人们情绪,但这是一种双向的可逆反应,平衡会朝向抵消破坏因子的方向移动,他们激起你强烈的意识,而你因此反影响了他们,造成部份人员昏迷借此抵消流向你的情绪。”

“勒沙特列原理?”叶修摇摇头,“但这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平衡。”

“但它发生了。”苏沐橙用力揉揉太阳穴,在张新杰接话前连忙插了嘴,再让他们讨论下去,天知道话题会被带到哪个星球去。

"所以你无法控制的,就是会感受到别人的情绪?"韩文清问。

"没错....."叶修说,"你的感官敏锐的问题呢?听起来好像不是全天候开启。"

"嗯。"韩文清点头道,"它有时候会变成异常强烈,状况时好时坏。"

"时间也不早了。"张新杰看了看表说,从这座深山开回到城里需要花上一段时间,其他人平常的班还是要照常上。

"好吧,暂时就先这样。"叶修叹道,"你们该回去了?"

"我留下来吧。"韩文清忽道。

其他三个人都望了过去,"没找出原因或消除我的症状前,非必要我不打算贸然行动。"韩文清说,这种症状不知道是否是双面刃,不能让同仁跟着自己这样一个未爆弹随意行动。

"可是老韩...."叶修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里没有客房..........。"



韩文清半躺在沙发上,他这个方向可以看见窗外一整片的星河,这座山十分偏僻,再往后就是海了,几乎可说是没有人烟,自然也没有光害。他静静地看着星空,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自己的五感问题、张新杰的推测、以及.....那个几乎是人间蒸发的叶修,他知道那时叶修伤势很重,但是今天看起来似乎都复原得差不多了,理论上应该是可以放下一些焦虑,但是没有,他还是觉得很烦躁。

山里入夜后气温骤降,即使叶修和苏沐橙找到一张破毯子,显然也无法阻挡冷空气的侵袭,韩文清动了动,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噗。"叶修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这家伙还没睡。

"你笑什么?"韩文清问道。

"过来一起睡吧,教你逞能,打喷嚏了吧。"叶修的声音带着浓浓笑意。

"...不用。"

"又没人会笑你。"叶修说"现在才刚入夜,凌晨更低温喔。"

"啧。"韩文清也不是没有判断力,按照这种温度再往下降,就是他也可能被冻个半死。

叶修的床不大,挤两个人确实有点吃力,掀开棉被的时候,已经挪到床边的家伙还唉唉叫个不停,"快快快!你是老了不中用吗动作这么慢快冷死了!"

"好冰!"叶修惊呼"你那个毯子是冰毯吗?"

"闭嘴,睡觉!"韩文清忍无可忍。

如果叶修乖乖闭嘴,那也不是叶修了,果不其然安静没几秒旁边的人又开始说话。

"你其实不用留下来啊。"叶修说。

韩文清没有回答。

"我原本以为你是要留下来揍我。"叶修听他没应声,自顾自地说下去。

"为什么?"韩文清忍不住问道。

"因为你在生气。"叶修说。

"没有。"

"噗,你可骗不了现在的我。"

"就算是也不关你的事。"韩文清压抑住那股焦躁,冷冷地说。

"好吧,不说就算了。"叶修蹭了蹭枕头,也不打算继续追问。

"生气会老。"不一会他又补充。

".......你再不睡我就真的揍你。"韩文清怒道。

"谢谢啦。"叶修说。

这话接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饶是韩文清都愣了一下才道"谢啥?"

"谢谢这个世界上倒楣鬼不只我一个啊。"叶修说。

"切。"韩文清皱了皱眉,翻过身不打算再搭里旁边的人。

叶修见他真的不搭理了,也只是笑了笑,他说的是真话,无端出现的失控症状任谁都会不安,一个月来他就是这样忍下来的,他知道身边这位也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他们都能忍,可是那不代表他们就不会焦虑。

夜色渐沉,叶修迷糊地想着,多了一个同伴,比什么都令人觉得安慰。


"老韩!老韩!醒醒。"

"怎么了?"韩文清揉着眼睛,窗外天色才刚亮,叶修在山上是养成日出而作的习惯吗?

"我去抓松鼠,但是有点不对劲。"叶修已经习惯清晨时间动物觅食的规律,这个时间找到小动物的机率会大幅提升。

"你看这个。"叶修把韩文清拖下床,指着房间里茶几上的一包物体说道。

韩文清有点困惑,凝神细看,是之前挂在房间外的抹布,但是里面装的赫然是红松鼠的尸体!

"怎么回事?"

"我带回来的。"叶修说,"理论上这个时间点应该会有一些动物出没,但是今天全部不见踪迹。"

"看起来好像是吃了什么东西。"韩文清仔细观察松鼠的尸体。

"没错,而且我是到很远的地方才发现尸体。"叶修说,"这座山,恐怕不只我们。"


TBC

後面的章節:03

评论 ( 42 )
热度 ( 228 )

© -2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