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目前不接稿唷(`・ω・´)
➨堅持道路,堅守本心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04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哨兵向导)

全职高手延伸同人
CP:韩叶
类别:现代架空、刑侦向、设定灵感来自1996年影集《The Sentinel 》
►重新私设了一些东西,所以跟大部分同人哨向设定会有点出入~
►大坑,请三思而后跳!请三思而后跳!请三思而后跳!
►上一章:03

唉….存稿都修完了,三次元一团乱中。


04

第一天的练习简直是惨不忍睹。

“你们俩打架了?”苏沐橙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的两个人有点无奈,“谁先开始的啊?”

沈默。

她忍住叹气的冲动,从大包包里掏出一堆的治疗用品,心下有点佩服张新杰某方面的料事如神,“新杰让我先来,局里临时出了点案子,他去帮忙鉴识科的人。”

“案子?” 叶修问道。

“肯说话啦?”苏沐橙笑了笑,接着道,“ 三分队的人查到一批冰毒,全是非法走私,估计嫌犯可能想转送出去。”

“一级管制毒品,这案子可不小啊。”叶修说,一旁的韩文清也看了过来。

“而且之前消声匿迹的红衣炸弹客忽然在昨晚出没,炸了一棵树 ,没人伤亡,但惊吓的倒是不少,大部份的人都被调派过去处理了,谁 知又在这当口查到一批毒品,现在局里一团混乱,我就来给你们送点补给。”

“炸了一颗树?这可不是红衣的作风。”

“没错,但有不少目击者看到他的招牌红色风衣。”

“原来如此…”,叶修点头,即使是假,以讹传讹足以让民众更加恐慌,也难怪必须出动人力去安抚了。

“要帮忙吗?”韩文清道。

“没关系。”苏沐橙摇头,“还在可以应付的范围内,你们俩还是赶紧学会控制那些状况吧,我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再有突发事件。”说着口袋里的手机便是一阵震动。

苏沐橙向两人打了个手势便接起电话,“新杰?…哦,好,我知道了,就来。”

“怎么了?”叶修问。

“新杰不能过来了,他们发现嫌犯的线索,我也得回局里一趟。”苏沐橙把那堆的治疗用品一股脑儿往叶修方向推,“擦药的事你们互相帮忙吧。”

叶修接过纱布看着她认真道,“你自己多加小心。”

“没事,只是一些后勤工作,”苏沐橙笑着说,走出门口后还留了半个脑袋望着他们眨眼,“我先走啦,你们、要乖乖的哟!” 灿烂甜美的笑容莫名的让两人有点发寒。

房间里剩下稍早前还在互殴的二人组,大眼瞪小眼。

叶修把手中的纱布往身边的老对头一扔,“喂,休战吧?”
韩文清接过纱布,哼了一声,算是达成协议。

碘酒棉花什么的一应俱全,苏沐橙留下来的包里的药品更是条理分明,叶修一边咕哝着小张可以啊能当算命师了,一边把棉棒往韩文清手上戳去,还顺便压了压边上的瘀青。

“做什么?”韩文清挑眉道。

“如你所见,擦药。”叶修笑,“要乖乖的哟!”他又特别欠揍的补了一句,手下动作却和本人画风不符似地,很轻柔,很熟练。

看着眼前不管是揍人还是包扎都很俐落的双手,愣了会神,韩文清顺手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掉叶修脸颊边的泥尘和草汁。

他俩都是一些擦伤夹杂瘀青,只是泥尘满身才看起来特别狼狈。彼此互相处理伤口,却是一时无语,韩文清摸不透眼前人在想什么,就连今天他们俩打起来这件事,也让他狠狠地意外了一把,叶修常常都是那副欠揍样,纵然与别人一言不合,不过嘲讽加倍罢了,牵动情绪对叶修而言,几希,不管什么状况到他身上永远像没事人一样,但今天先动手的人竟是他…没错,那个叶修,先对他挥拳。

叶修反常就罢了,他也没能管住自己,从张新杰告诉他叶修的事开始,或者说更早一点…从秘鲁回来后,失去叶修消息开始,有些东西正在逐渐失控,但他也说不上是什么,毫无头绪,只觉得看着叶修就愈发焦躁,他第一次有这种无法了解对方、彻底隔阂的感觉。

他当初选择留在山里,也是因为如此,在医院发生了那样大规模的事件,为什么这家伙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叶修确实很善于分辨现实、调整状态,甚至是分析当下最好的做法,但是多年的认识让韩文清就是觉得这次,这家伙的“正常”诡异的很,再加上苏沐橙昨天的话…..

韩文清乱糟糟的想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失神漏了馅,早就停下包扎的动作姑且不论,连叶修直勾勾地猛瞧着他也浑然不觉,直到眼前突然被打了一记响指。

“发呆呢?想啥?” 叶修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对头。

“没啥。”韩文清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凝了凝神,硬梆梆地答道。

可惜眼前的家伙像是逮到韩文清弱点似的,一劲儿只管笑,笑得特别惹人厌。

韩文清自然是脸愈来愈黑,只差没一拳再挥过去。叶修没理会他的表情,却是边笑边想,从前没感觉,但自从能感知情绪后才发现,老韩可是真心讨厌自己的吧,每次见面总是一股儿怒气和焦躁,但即使是讨厌,却又好好地帮他包扎,真是从小到大都死心眼儿。

“我还没嫌你罢工呢!”叶修笑道,但自己的伤确实比老韩少,知道是对方留力,不过他当然也没有下重手……除了最初那一拳,自知理亏,叶修摸摸鼻子道,“衣服卷起来吧…你不好处理腹部的伤。”

都是大老爷们也没什么好害羞的,韩文清一把卷起了衣服下摆,叶修则是细细的审视那一片青紫的外伤后,开始涂药包扎,完了再压压没受伤的左上腹道,“这里会痛吗?”

“不会,怎么?”

“我那拳有点重,给你检查看看有没有伤到内脏,脾脏破裂经常由外伤引发。”叶修解释着就把手环到韩文清背后,一路不轻不重地顺着左背腰侧往下慢慢压,“会痛吗?”

“不会。”韩文清简直是从齿缝迸出这两个字。

叶修感觉这句话哪儿怪怪的,退开了点好看清楚韩文清的表情,不看还好,这一看顿时乐了。

大概是真没伤到内脏,韩文清的表情与其说是痛觉造成的,倒不如说是满满的尴尬和不自在,而来不及把表情收好的韩文清,则是在叶修退开望过来的那一刻,内心视死如归。

眼瞅着那端讨厌的笑容,韩文清头痛地想着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堵住这货的嘴吗,笑容的主人倒是毫不辜负韩文清的愿望…当然是最不希望的愿望,拉了长音道,“啧啧啧,老韩啊…”

韩文清早已准备好会听见叶修欢快的嘲讽,却没想到眼前的人突然敛起笑容,神色一变。

“有人!”他压低声道。

“…苏沐橙?” 韩文清知道他应该是感觉到什么,顺着对方也压低声道。

“不只一个。”叶修给了韩文清一个眼神,闪步到窗边背靠着墙,两人都不约而同想到那天红松鼠的尸体。

不只一个,那必定可以把苏沐橙的可能性排除,这点不用叶修解释,再加上韩文清并没有听到任何声响,代表可能刻意地悄然行动,在这种深山里悄然行动,怎么想都是来者不善。

叶修显然也查觉韩文清没听到代表的可能性,只是他推论得更快,对方必定不知道他们的所在之处才会从很远的距离就开始警戒,只是他们为何知道这种深山有其他人?因为苏沐橙?从时间上来说,今天她骑的是局里的重型机车,按速度现在应该才到山下,然而对方却在这时进入叶修的感知范围,事情不对劲。

电光火石间叶修已经推个七七八八,更是早在闪到窗边时就掏出手机拨给苏沐橙。

“没人接!”叶修烦躁的低叱。

韩文清一直沈默的看着他的行动,有一个想法慢慢在心中成形。

“情绪可以判断从哪个方向来吗?”韩文清低声问。

“不行。”叶修眯着眼看向窗外,“但是上山只有一条路,推算大致方向没有问题。”

“你能从这边看吗?”叶修问。

“灌木丛太高了。”韩文清皱眉。

“那我们去高一点的地方。”

两层楼的小木屋最高点也不过是个拥挤的小阳台,不到一米高的篱笆上,韩叶两人都冒出半颗脑袋,虽然站着能看更远,但他们可没蠢到要暴露自己。

叶修估计了下高度与远望的距离,说道,“大概是这个方向,有弯路,你自己取舍范围。”一边给韩文清一记肘拐,“老韩牌望远镜,快。”他催促。

被称作望远镜的人倒是挺嫌恶这个绰号,不屑的哼了声,但仍旧认真地开始搜索。

叶修自然没有韩文清的好视力,但仍然可以仔细观察附近的地形,他眯起眼看着屋子左边不远处…那里似乎有个废弃的步道…,他动了动身子想看更清楚一点,但阳台的空间就那么点大,随便一个动作都会磕绊到身边的人。

“抱歉,老韩。”叶修漫不经心地说,他原以为韩文清会瞪他一眼或啧一声什么的,哪知老韩却像没有听到似的,更正确来说,像是完全没注意到他一样。

他被韩文清的反应分了神,回过头来看着对方,总觉得好像…叶修皱了皱眉觉得有点奇怪,不暇细想,韩文清的声音已经传来,“一点钟方向看到车顶,但是车身并没有移动。”

“他们可能下车步行。”韩文清道,“引擎声太容易引起注意。”

“而且必然拣了草丛和灌木较高的区域行走,我没办法确定人数。”韩文清道。

“人数…”,叶修闭上眼,缓慢地说,“…三…不,四个人。”太相似的情感会叠加,过于强烈的则是增辐,这两者很容易混杂在一起,难以判断,但无论是三个还四个,都不是一个人赤手空拳就能应付的数量,苏沐橙的手机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叶修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他们是什么情绪?” 韩文清看着他道。

“紧张。”叶修答道,“但是有一个特别混乱,从十一点钟方向斜绕过去应该可以在他们抵达屋子前相遇。”

专注地望着来人的方向,叶修续道,“他们迟早都会从沐橙的轮胎痕发现这里,我们与其守株待兔…”

他俐落地从后腰带掏出手枪,清脆的喀啦一声,子弹上膛。

“不如先发制人。”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84 )

© -2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