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目前不接稿唷(`・ω・´)
➨堅持道路,堅守本心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05

《The Sentinel and The Guide》(哨兵向导)

全职高手延伸同人
CP:韩叶
类别:现代架空、刑侦向、设定灵感来自1996年影集《The Sentinel 》
►重新私设了一些东西,所以跟大部分同人哨向设定会有点出入~
►大坑,请三思而后跳!请三思而后跳!请三思而后跳!
►上一章:04


逻辑已死。我就是个神经病T T,选了刑侦向根本是来嘲笑自己捉急的智商.......之前的文章留言感谢><!
最近忙翻连刷LO的时间都没啦.....挤个更新,七夕快乐!


05


沙沙沙.....风吹动树梢,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地奔跑着,离目标还有一段距离,他们暂时还不用刻意隐藏自己的脚步声,前头的是韩文清,由他来负责辨识远方的声响与方位,他跑得并不快,由于对目标对象只推论出一个模糊的方位,他们还必须收集更多资讯,叶修就在他后方不远处,也在观察着。

"等一下。"韩文清猛然停下来,一直保持警戒的叶修几乎是与他同时停了下来。

"怎么了?"

"有血腥味。"韩文清对叶修打了个手势,便往一旁拐去,"这边。"

"我还真的甚么都没闻到。"叶修忍不住说道,眼看韩文清已经迅速果决地绕向另一个方向,不再多想,也跟了上去。

嗅着血腥味的方向,韩文清几乎没有迟疑地向前直奔,方才顿了一下的叶修就这么落后了点,等他追上时,韩文清已经蹲下检查着地面上不知道甚么东西。

"甚么东西?"叶修问。

韩文清侧了侧身子,让他看清楚地面上的东西。

"红松鼠!"叶修脱口道。

"已经死了。"韩文清说。

"血腥味是它造成的吗?"叶修检查着,松鼠身上也沾着不少血。

"不是。"韩文清说。

但是这种小动物的伤口并不会太明显,韩文清几乎没有仔细检查就如此定论,叶修觉得恐怕还有其他原因。

接收到叶修疑惑的眼神,韩文清顿了一下,说道"因为.....很浓,而且很远,血腥味到达这个范围,肯定不是这么小的动物就能做到的。"

叶修这回是真见识到所谓五感敏锐的实际应用,因为他闻到的血腥味如果没有仔细留心,很容易就错过,但是韩文清的表情简直像是闻了甚么臭气冲天的东西,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三只蚊子,他开始有点担心如果他们找到血腥味来源,老韩会不会直接被臭晕。

没有注意到叶修开了点小差,韩文清继续皱眉道,"那东西肯定很大......如果这里没有大型动物,那就可能是人类。"

"走吧。"韩文清站起身,显然是要去寻找真正的血腥味来源。

"等一下。"叶修却也没遗漏检查松鼠尸体这事,"你看这.....它好像也是吃了甚么。"顺着尸体周围观察,叶修注意到有些许白色粉末在松鼠口部附近。

拿起采集针挑落一些粉末,叶修把它们装进密封瓶里,韩文清知道过去出任务的时候,这家伙一向都有备好采集证物的小瓶子,只是没料到几乎是隐居状态的叶修,竟然还保持着这个习惯。

"你还有带甚么?"韩文清指的自然是那些临时鉴定的小东西。

"没了,这种深山你指望能拿到甚么....等等"叶修像是想起了甚么,在口袋掏掏摸摸出另一个清澈液体的小瓶子。

"这是?"

"一种农药....我在小木屋发现的,但是当然主角不是它,而是成分里面的苯磺醯氯。"叶修小心地把粉末与液体混和,不一会便形成小小的结块固体。

"这代表甚么?"样本量非常少,要把后续检验和反应结果看清楚让两人的头几乎都要磕碰到了。

"二级胺....粉末状、白色、熔点极低...."叶修一边念叨着,一边站了起来说道"走吧老韩,我们有机会要抽大奖了。"

"是甚么东西?"时间紧迫,韩文清一边跑着一边问道。

"不能百之百确定,但是...."叶修深吸了一口气道,"有可能是甲基苯丙胺,也就是,冰毒。"

韩文清啐了一口,他知道叶修刚才为什么那样说了,要真是冰毒,那他们真的就中大奖了。

"等一下。"这次换后边的叶修唤住了韩文清,他指着树边的擦痕,上面隐隐然有个鞋印。

"脚印还很新鲜。"韩文清捏起树旁的泥土道,"离开这里不到20分钟。"

"没错,而且他受了伤,在这里奋力挣扎过。"叶修环视附近道"这里、还有这里,都有血迹擦过的痕迹,从擦痕推断行进的方向,他走路非常不稳,恐怕腿部也受了重伤.......那个情绪极端混乱的,就是他。"

"我们非常近了。"韩文清抬头凝望某个方向道"有呻吟声,这个人的伤势恐怕非常严重。"

"走。"

事不宜迟,两个人往伤者方向直奔而去,果然在前方不远处就见到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斜靠着树干。

"振作!"叶修立刻对方检查伤势,"可恶...太严重了!"

"我们必须立刻处理....."叶修回头道,"你有没有、"

"小心!"

只听得韩文清大吼一声,原本还斜卧着的男子竟猛然向前攻击,但距离叶修还是太近,避无可避,只能反射性的抬起手臂一挡,旁边的韩文清也是应变极快,一个箭步就把男子往旁一扯,叶修趁着这个空隙,往旁一滚一翻,再度抬头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把枪口对准着伏卧的男子。

"不许动!警察!"韩文清喝道。

叶修也从腰间拔出手枪,正想上前,却突然一顿。

"甚么人?在这里有甚么目的!"韩文清还在质问着地上的人。

"老韩,收手吧。"叶修说。

韩文清一愣,看向另一边已经站起来的叶修,后者并没有表现备战的姿势,原本紧握枪枝的手也垂在大腿旁边。

"为什...."

"他已经死了。"叶修扶着额头,闭上眼咬牙道,"感觉不到.........他的情绪了。"

"你....."韩文清表情有点古怪,似是想说甚么却又停了下来,".....可恶!"他忍不住低叱。

韩文清从来没想过能感知别人情绪会是怎样的体验,也从来没想过,如果感知到的情绪,硬生生消失是甚么感觉,但是他百分之百肯定,绝对不是甚么好体验,叶修的表情...........他咬牙想着。

"我没事。"叶修说道,彷佛是听见韩文清没说出口的话,"检查一下尸体。"

"我刚刚看他有多处枪伤,但是都没有一击要害。"叶修道。

"所以死因应该是失血过多....."韩文清把尸体翻过来。

"等等。"叶修伸手制止了一下韩文清,让他把受伤部位看得更清楚一些"你看....枪伤是正面和背面都有,还有一些擦伤、挫伤....从受伤的部位来看,死者和对方应该有所冲突,被开枪了之后立即逃跑,所以才会有背面的枪伤。"

"叶修。"韩文清忽道,叶修看了过去,发现韩文清从死者外套内搜出一包白色粉末状物体。

"冰毒!"叶修脸色一变。

"应该错不了了。"韩文清说道。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情绪混乱的原因吗?"

"?"

"他恐怕吸食了过量的冰毒,无论冲突的原因是甚么,毒品也让他神智不清、情绪混乱,变得有攻击性..."叶修还没说完,便被韩文清一把抓住,后者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刚才的动静显然是被人发现了,韩叶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便各自退到树后,等待来人。

韩文清背靠着树干,另一边的叶修也是一样的姿势,韩文清注意到他举枪的手臂上有好几条血痕,估计是刚才受的伤,把视线收了回来,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专心聆听。

10公尺...50公尺....100公尺.....风声、树叶的沙沙声、林间小型动物的声音....然后是.......落叶被踩过的喀喀声、交谈声.........


『难道是那家伙没死透?』

『.....我击中他好几枪!』

『蠢货!光是击中,还是有没打死的可能!』

『别吵了,光是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一定还有别人在。』

『那个骑重机的同伙吗?』

『管他是谁,全部杀掉,今天之内一定要把货品送出去。』


韩文清猛然睁眼,偏了下头,发现另一边的叶修正直勾勾的望向他这边来。骑重机的........恐怕就是苏沐橙,货品、十之八九就是冰毒,他朝叶修比了个手势:拿下他们。

声音愈来愈近,已经到连叶修都能听见的范围了,来人总共三个。

"你们看!是那家伙!"

"靠,看来还赖活一段时间啊,竟然能够爬到这里!"

"过去看看他死透了没。"

三人都停下脚步,其中一个正要上前查看...........就是现在!


""不许动!警察!""


几乎是同时,韩文清把枪口对准了三位嫌疑犯,叶修则是绕到他们背后,形成包抄。

"把武器放到地面!"韩文清喝道"手举起来!举高!"

持枪的嫌疑犯缓缓蹲下,却忽然向他的同伴发难,用力朝前一撞瞬间挟持住对方。

"你们敢过来我就开枪!"

"你这个、混帐!"被挟持的那人颈部被紧紧地勒住,愤怒地道。

剩一位同伙见事情陡然生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拔腿就往另一个方向跑。

"可恶!老韩这里交给你!"叶修扔下这句,便往嫌犯逃走的方向直奔而去。

现在开始,分头行动。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201 )

© -2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