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目前不接稿唷(`・ω・´)
➨堅持道路,堅守本心

[韩叶]《固定席》

短小一发完结,完成这个↓


明明有点狗血的梗被我写的极度清水.....




雷声隆隆,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不得不说大雨确实是消暑的绝佳良方,但前提是不会被淋成落汤鸡的人才有闲情感慨。

韩文清当然没有兴趣去淋雨,但也不是唏嘘感慨的小文青,事实上他跟大多数同挤在廊下的人一样苦恼得很,这场雨来得太急太大,没带伞的一群人只能眼巴巴地看别人甩着伞潇洒奔往那片雨雾蒙蒙。

好像只剩等雨停这个选项了…韩文清踌躇着,他不太喜欢枯等这种事,可天要下雨,哪是人可以控制的,尽管距离联盟总部只隔一条街了,但硬生生被雨幕遮挡成咫尺天涯,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却听到一个熟悉而略带惊讶的声音。

「老韩?」

韩文清回过头,就见叶修和苏沐橙从人群一边挤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韩文清问。

「这应该是我要问的吧。」叶修笑,「我出现在这里很正常,你才是不正常的那个。」

叶修的「正常」,当然指的是他现在国家队领队的身分,不得不说,这个身分听起来高端,但跟上层的接触也得频繁起来,联盟或竞技局两头跑都是挺自然的事。

「十一赛季要调整一下,」韩文清略略解释道「你们一群都去打国际赛了,国内这边的步调需要做一些变动。」

「哦。」叶修点头,然后嘿嘿笑了一下「没带伞啊?」

显而易见的事,但搭上那抹笑容怎么看都觉得这家伙就是能把一句问题问得挺嘲讽的,韩文清斜眼看了看他,说道「你带伞了?」既然对方有两个人,那么跟他们借一把伞问题就解决了。

「没带啊。」叶修理所当然。

「....」

似乎看出韩文清的无言,叶修哈哈笑道,「哥没带伞,可是哥有沐橙。」

「....」这话说得,好像没带伞也了不起的语气,韩文清乾脆没理他,直接向苏沐橙问道,「只有一把?」

「嗯,只有一把。」苏沐橙歉然道,「不好意思啊....」

「没事,我只是去拿个文件而已,可以等雨停再去。」韩文清说,他确实也不急。

「抱歉啊,一把伞最多就两个人,满了也不能超载啊。」叶修感慨道,但跟苏沐橙的抱歉语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滚吧你。」面对这家伙假惺惺的感慨,韩文清不客气地赶人了。

「恼羞成怒容易老啊!」叶修冲他一笑,在韩文清还来不及扁他之前,哗啦一声打开了伞,和苏沐橙就往雨中走去。

对于叶修稍微逮到机会就要开嘲讽这点,韩文清倒是习惯了,也没有生气或反驳,十年多了,不习惯也得习惯,或许就是太熟了他才会专开嘲讽,张佳乐黄少天喻文州也总是被这人开地图炮,只是每个人的反应不同罢了。

叶修撑起伞,但雨实在太大了,他侧了侧身子,让苏沐橙往伞内多靠一点,伞缘也无声无息地往苏沐橙那边偏了一点。韩文清静静地看着两人的背影,想的却不是叶修对妹子的绅士风度,而是君莫笑这个角色,它的操作者,正打着伞,而君莫笑的武器也是伞,一个如此独一无二的武器。

散人风靡的那个时代,韩文清也经历过,虽然他专注于拳法家,但这并不代表他对这个概念没有兴趣,后来荣耀设定将这种玩法杜绝了,从没人想过会有那么一个人带着这样远古的概念杀回了赛场,对老人来说,很怀旧,对新生代来说,很新颖,可是韩文清更知道,让散人复活的千机伞看起来很逆天,却是一种很伤的玩法,尤其是对叶修。

宛如双面刃一般,无比锐利,无比合适叶修,可是也无比的缩减他的职业寿命。比起前一次的莫名退役,第十赛季的退役,韩文清比任何人都有预感,或许他们太熟了,一点点细微的变化都感觉得的到,冠军是每个职业选手都执着追求的,可是这一次,或说叶修在第十赛季的表现,韩文清觉得有点不同。

仿佛寄托着什么,如此的不顾一切,爆发、燃烧、勇往直前的....这个赛季,韩文清觉得叶修比他还疯狂,一贯无所畏惧的他,竟然会对这家伙有「太乱来了」的评论。

第十赛季最璀璨的成绩,冠军、37连胜,是那个人将在荣耀上的点滴全力燃烧的结果,很耀眼,却带了一丝结束的味道。这个在荣耀赛场上,或说整个荣耀圈里,不断被呼唤的名字,终于也要迎来这一天吗?第一赛季的,只剩两个人,终于你也要离开了吗?

十年了,多少物事人非,但韩文清还记得很清楚,最开始的地方,最开始的交手,记得当时自己身边的战友,也记得当时叶修身边的伙伴。 37连胜,他有时候会听到有人讨论,这纪录太逆天了,若是38场那就是完胜了啊,欠缺了的那一场,并不是最后一场,而是第一场,大伙儿漫天地猜这家伙又是在搞什么阴谋,这一场有什么意义之类的,答案五花八门,韩文清不太参与职业选手群里的聊天,绝大多数是觉得没必要,而这一次,他觉得他好像知道为什么。

张佳乐有次也提到过,韩文清听到只是静静回道,「可能只是为了纪念而已。」

「纪念?」张佳乐不解。

韩文清摇了摇头,不再回答这个问题。

散人这个职业带来太多回忆,如果说魏琛知道秋木苏这个名字并不令人意外的话,那么韩文清记得有这样一个人也是很合理的事,有才华的人总是会留下一些惊艳的印象,所以他一直知道叶修身边有这么一个固定席,即使那人总是开着马甲乱跑,即使不知道名字,他还是认得出来。

他想过很多关于这对组合的对战方式,想过很多未来,想过很多方法要打倒他们,所以后来知道那人去世之后,韩文清很错愕,也没有再提过这个人,不是为了他不在了,而是对一个天才深深的惋惜,更不想再见到一次叶修被烟雾抹糊了的表情。

叶修身边的战友换成了吴雪峰,然后一换再换,然后是苏沐橙....,可是韩文清知道,叶修肯定留了一个席位给那个人,一个空着的固定席。

十年了,多少物事人非,可是还有一个固定席,从来没变过,宿敌这个固定席,一直一直都是韩文清。

也许韩文清不会知道叶修的想法,不知道第一赛季唯二的两个人是不是给叶修带来感慨,不知道十年多的时间会把一个人的始终的存在变得无比重要,至少对他来说,叶修宿敌这个固定席,他稳稳守着。

永不出让,永不缺席。

大雨仍然哗啦哗啦地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又把韩文清拉回了现实,这一次,伞下只有一个人,一个微笑。

「免费雨伞便车,搭不搭?」叶修笑道,来回走这一趟,裤管都被雨打湿了。

「搭。」韩文清说。

「也不懂得矜持一下,」叶修笑,「身高比较高的人拿伞啊。」说着就把伞递给了韩文清。

「你就是懒吧。」韩文清毫不犹豫地拆台,接过伞,往叶修方向侧了侧,两人肩并着往雨中走去,消失在白雾色的雨廉中。


fin



附赠:



评论 ( 14 )
热度 ( 337 )

© -273℃ | Powered by LOFTER